《別讓不懂營養學的醫生害了你》

 

介紹:

醫生是以疾病為導向的。

我們研究疾病。

我們尋找疾病。

我們接受過藥劑學訓練來治療疾病。為了治療疾病,我們瞭解我們所使用的藥物。在醫學院裡,我們研究藥理學,知道身體如何吸收每種藥物,知道身體在何時及以何種方式排泄它。我們知道哪些藥物能通過干擾一些特定的化學反應過程來達到其療效。我們知道這些藥物的副作用,並且會仔細地在療效和任何潛在的危險之間進行權衡。

醫生們瞭解他們的藥物,因此開處方時不會猶豫不決。想一下我們的高血壓、高膽固醇、糖尿病、關節炎、心臟病、中風和抑鬱症病人正在服用的藥物種類吧,而這僅是其中極小的一部分。人們在與傳染病做抗爭的過程中發現並不開始使用抗生素,我們的醫學原理隨之變為:攻擊疾病。

醫學界把這種攻擊性的態勢和方法帶入了21世紀,試圖治療所有這些各式各樣的慢性退性疾病。1997年進行的一項研究顯示,僅美國藥房供應的零售處方就有250萬張。處方藥物的銷售額在過去的8年中已經增加了一倍!

1990年,美國人在處方藥物上消費了377億美元。1997年這項消費增加到789億美元。處方藥物成為過去十年中保健消費增長最快的部分,增長率為每年17%(遠高於通貨膨脹率)。醫生和保險公司將他們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藥物上,以應付和減緩慢性退行性疾病的流行——而這當然正中醫藥行業的下懷。是的——我們熱愛我們的藥物。

我至今還沒有碰到過一個不希望自己非常健康的人。我們多數人都假設自己一直都很健康。但是,事實上我們許多人(包括醫生!)每天都在失去我們的健康。我知道這一點,因為保健就是我的工作。我的職業生涯中每天都要告知病人他們在這方面或者那一方面失去了健康。一位病人可能得了糖尿病或者慢性關節炎。另一位病人可能剛剛經受了一次心臟病發作。還有一位可能被告知他患了擴散性癌症,只能再活一兩個月了。每個人都希望保持或者重新獲得健康,但並不總是知道應該如何去實現這個目標。

由於醫生們是以疾病和藥物為導向的,所以我們把大多數的時間和精力放在識別疾病過程,以便為我們的病人開藥或者制訂治療方案。即使耶穌也曾說過:需要醫生的不是健康的人,而是有病的人。

然而作為常識,保持健康總比失去以後再去重新獲得要來得容易。預防疾病應該是任何一位醫生的首要工作。不過當你希望知道最好的保護你的健康的方法時,你實際上找的是誰呢?你的醫生有沒有向你提供這一資訊呢?醫學界為預防藥物說了大量的好話,甚至把它最大的醫療保險計畫稱為HMO(健康維護組織)。從各方面看來,預防藥物都是我們的首選。

然而只有不到1%的保健資金被用在這些所謂預防藥物之上。實際上我們的預防藥物計畫主要是試圖更早地檢測出疾病。例如乳房X光造影、生化檢查和PSA檢查(前列腺腫瘤)的目的都是為了儘早發現問題或癌症。醫生想知道你是否膽固醇過高,是否患有糖尿病或高血壓。但是他們很少花時間去幫助病人瞭解必須如何改變生活方式以保護他或她的健康。醫生們總是忙於治療他們每天面對的各種疾病。

你有沒有意識到只有不到6%的本科醫生接受過正規的營養學培訓?而我可以斷言幾乎沒有醫生在醫學院內接受過關於營養補充方面的培訓。對我來說這是完全真實的。

對醫生來說,沒有什麼比他的病人問他是否應該補充什麼營養更加難堪的情況了。過去我習慣於給他們所有那格式化的答案:這都是騙人的。”“維生素只能使你的尿液更貴。”“只要飲食得當,你就可以獲得所有必要的營養成分。如果我的病人還要堅持詢問,我就告訴他們一些可能對他們無害的營養補充。但他們應該選用他們能找的最便宜的,因為維生素很可能也幫不了他們多少。

也許你已經從你的醫生那裡聽到過同樣的說法。在我臨床工作的前23年裡,我完全不相信營養補充。但是在過去7年裡,我在經過對最近發佈的醫療文獻進行研究的基礎上重新考慮了我的觀點。我的發現是那麼的令人震驚,我改變了我的醫療實踐方針。我轉變了。

為什麼沒有其他醫生像我一樣的對待營養學?首先。為了保護病人免受任何可能有害健康的方案或產品的影響,醫生必須隨時保持懷疑的態度。相信我吧,我見過許多兜售給我的病人的騙術和把戲。醫生必須在以雙盲對照控制法(double-blind,placebo-controlled)為指導的臨床實驗基礎上進行科學研究(臨床醫學標準)。

由於我知道這是最直接有效的證據,所以我在本書總介紹的都是臨床實驗結果。我在這裡提供的多數醫療研究並不是來自小報或其他參考文摘。事實上,我對一些廣受醫學界尊崇的可信的主流醫學雜誌進行了刻苦的研究,例如《新英格蘭醫學期刊》(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美國醫學會雜誌》(British Lancet)等等。

醫生們不願意接受營養補充主張的另一個原因是因為多數從業醫生對退行性疾病的病因並不完全瞭解。他們認為這是生物化學家或者科學研究著感興趣的課題,但是還沒有在臨床醫學中進行實踐。科學研究者與從業醫生之間存在著一道很明顯的隔閡。即使科學研究者在這些疾病的根由上獲得了驚人的發現,仍然很少會有醫生把這一知識用在他們的病人身上。醫生們只會坐等病人罹患這些疾病以後再開始治療。

醫生們看上去滿足於讓製藥公司研發新的藥物,決定新的治療方法。不過正如你將從本書中看到的那樣,實際上我們自己的身體,而不是這些藥物導向的醫生們開出的處方才是預防慢性退行性疾病的最佳保護。

雖然多數醫生尚未瞭解本書的概念,但是事實是不容否認的。因為我已經在治療病人時採用了這些原則,而結果是非常令人吃驚的。我已經讓許多患有多發性硬化症的患者擺脫了輪椅重新行走了起來。我幫助許多心臟病患者免除了心臟移植的必要。一些癌症患者已經痊癒;視網膜黃斑變性患者的視力獲得顯著改善;肌肉纖維通患者又重新恢復了活力。營養藥物是很容易理解的、主流的預防藥物。

在這個生物化學研究時代,我們現在已經能夠判斷每個細胞的每一部分正在發生的事情,也正在瞭解每種退行性疾病的本質。因此,我向那些願意客觀地對待醫學證據的醫生們推薦這本書。

如果你是病人,不要期望你的醫生們會立即改變他們的觀念。醫學領域看好維生素。如我所說,你的醫生所不知道的正是我花了7年的時間,親自對有關營養藥物的醫學文獻進行研究才得出的結果。我也並不是立即信服的。

多數醫生與其他人一樣對營養藥物感到陌生;這是事實。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你的醫生對營養藥物的無知可能會把你引向死亡。好的消息是要開始使用營養藥物,你並不需要成為醫生;你,作為一位病人,也可以主動的保護自己的健康。

一個轉變了的醫生

我知道你也許從未聽說過我。為什麼你要聽從一個美國中西部小城市的醫生的意見呢?這個問題問的好!正是因為如此,我希望你閱讀本書的每一頁。我希望你能經歷一個與我相似的歷程。讓我向你展示那些令我相信補充維生素可以保護和改善健康的醫學證明吧。

請你一定要閱讀或者至少翻閱一下全書。我知道你可能會想先跳到討論你的健康問題的章節。不過很重要的一點是,你應該意識到你身體運作的基本資訊和應該如何去自我保護,從而改善或維持健康。

我還有最後一個請求:由於受威脅的是你自己的健康和生命,所以我建議你聽完我的意見,不要急與下結論。我只希望你是一個思想開放的懷疑論者——一個像最初發現預防藥物神奇功用時的我一樣的探索者。雖然我當時已經是一名好醫生,我還是必須謙遜地認為我還應該學習更多的關於健康的知識。你是否也願意這麼做呢?

 

第一部分  開始之前


1      我的轉變


當時,隨著我妻子的健康不斷的惡化,我的心情低落到了極點。但是我不僅是一個焦慮的丈夫;還是一名醫生。作為一名有著30多年經驗的醫生,我習慣於回答各種醫學問題。從科羅拉多大學醫學院畢業,並在聖地牙哥墨西(Mercy)醫院完成了研究生學習後,我就在南達科他州西部一個小城市裡成為一名成功的家庭醫師。期間我遇到了莉斯(Liz)並與她結了婚。她有一些健康問題,但是莉斯堅信只要她嫁給醫生,她的健康就能改善。她錯了!

不久以後,我們的家庭增添了3個不到4歲大的孩子,繁忙的莉斯變得更加虛弱了。每個帶孩子的媽媽都是很累的,但是莉斯看來卻是不同尋常的疲勞。雖然她只有30歲,但是她告訴我她感覺自己已經60歲了。

隨著時間的過去,她出現了需要更多一些藥物治療的症狀和健康問題。到我們結婚10周年的時候,莉斯已經疲勞得經常挪不動動步子。她承受著持續的全身性的疼痛、無法抗拒的疲勞、可怕的過敏症、反復的鼻竇炎和肺部感染。

在經過了核對總和判斷之後,莉斯的醫生最終診斷她為肌肉纖維痛。其軀體反應包括一系列的症狀——其中最壞的是慢性疼痛和疲勞。

在過去,肌肉纖維通被稱為由心理問題引發的風濕病(psychosomatic rheumatism ,醫生們相信這種疾病的根源實際上來自于病人的精神。但是我們隨後發現肌肉纖維痛其實是一種真實存在的、可以測量的疾病——我在看到我的妻子所受的痛苦之後就能確定這一點。

為了能夠繼續堅持她所熱愛的事業:訓練和駕馭馬匹進行馬術表演,莉斯願意去做任何嘗試。但是當時她的疼痛和疲勞剝奪了她與心愛的動物一起工作的時間。她變得如此的疲勞,以至於晚上8點就必須上床了,但是她還是掙扎著去完成一些基本的家務勞動。

由於肌肉纖維痛是無法根治的,我所能做的事情只是讓莉斯用持續的藥物治療來減輕她的症狀。我讓她在晚上睡覺時服用阿密曲替林來幫助睡眠,服用抗炎藥物來減輕疼痛,服用鬆弛肌肉藥物,使用吸入藥物抑制她的哮喘和花粉症,服用特非那因來治療她的過敏症,而且最後不得不每週帶她去打抗過敏針。雖然經過我的努力,服用了所有這些藥物,但是她的健康狀況還是在逐年惡化。

19951月,莉斯和我討論後認為多做鍛煉可能對我們彼此都有幫助。我們開始增加體重並且制訂了一個新年計畫來恢復健康。莉斯很努力,但是結果卻適得其反。一次接一次的感染使她一直病痛不已,而且抗生素也往往不起作用。

3月份的時候,她得了一場嚴重的肺炎。她呼吸非常困難,因為一側肺葉已經完全感染而被堵塞。負責治療她肺部的醫生們非常擔心它無法治癒,甚至可能需要進行外科手術進行摘除。我們諮詢了一位傳染病專家,他給莉斯使用了靜脈抗生素注射、類固醇和噴霧治療。幸運的是,肺炎終於在兩周內痊癒了。但是她的咳嗽卻一直不斷,而且她還不得不持續進行了數月的大劑量藥物治療。

但是最讓人擔心的還是她的疲乏症狀現在已經發展的更加嚴重了。莉斯每天只能下床活動大約2小時。她的哮喘和過敏也很嚴重,她是能偶爾走到馬棚去看一下她的馬。莉斯病得如此嚴重,孩子們只得輪流休學呆家裡照顧她。長期臥床使她連看電視或者閱讀也感到非常虛弱。雖然我在外表看來還是專業人士,但是內心卻變得越來越絕望。

我拜訪了幾次肺病專家和傳染病專家。他們向我保證他們已在診斷莉斯時盡了最大的努力。當我問及她多久才能康復時,答案是69個月——或者也許永遠都不能康復。

就在這個時候,我們家的一個朋友告訴莉斯,她的丈夫也曾經得過那麼嚴重的肺炎和經歷過明顯的疲乏。他使用了一些營養補充藥物,這些藥物使他重新獲得了力量。莉斯和她的朋友意識到我反對維生素補充療法,所以莉斯知道她在試用它們之前要獲得我的支持。但是,當她諮詢我的意見時,甚至我自己也驚訝於自己的回答:親愛的,你可以嘗試任何你想做的事情。我們這些醫生顯然對你沒有任何幫助。

 

【把假設付諸實踐】
說實話,我當時對營養或營養補充幾乎一無所知。在醫學院的時候,我在這方面沒有接受過任何有意義的指導。我並不是一個特例。在美國,只有大約6%上午本科醫生接受過營養學的培訓。醫科學生可以選修這一課程,但實際上並沒有多少人這麼做。正如我在《介紹》部分所說的,多數醫生的教育都上疾病導向的,而且非常強調藥劑學——我們學習藥物,學習為什麼和在什麼時候使用它們。

由於人們尊敬醫生,他們假定我們這些醫生在與健康有關的任何問題方面都是專家,包括營養學和維生素。在我改變對營養藥物使用的看法之前,我的病人經常問我一個同樣的問題——“你是否相信服用維生素能改善我們的健康。他們購買了各種各樣的營養藥,然後帶到診所來讓我檢查。我會皺皺眉毛,然後用我最機敏的職業表情仔細的檢查上面的標籤。我會把瓶子還給他們,然後說這東西對他們完全沒有幫助。


我的動機其實是好的:我只是不希望人們浪費他們的金錢。我原來的確相信這些病人不需要補充營養,相信他們能從合理的膳食中獲得所有的維生素。畢竟,這就是我從醫學院學到的東西。我甚至會引用一些醫學研究來證明服用維生素可能會導致危險。但是我沒有告訴我的病人,我並沒有花上哪怕一分鐘的時間去考慮那些數以千計的,已經證實了營養補充對健康有益的科學研究。

但是,我該拿我病重的妻子怎麼辦呢?我在辦公室裡也許還能保持職業的魔力,但是在家裡,我只是另一個隨著妻子的日益衰弱而看上去完全無助的丈夫。我實在沒有什麼選擇,所以我對莉斯說:開始幹吧,試一下維生素。你还有什么可失去的呢?

第二天,她的朋友买了许多维生素药物来到我家——主要是抗氧化剂:例如维生素E、维生素C和吆懿匪氐瓤梢员;ど硖迕馐苎趸鹕说挠铩@蛩辜鼻械匕阉峭塘讼氯ィ购攘肆奖=稀H梦页跃氖牵坏3天的时间,她就明显感觉好多了。我為她而感到高興,但是同時也很不解。隨著時間的推移,莉斯獲得了更多的精力和力量,她甚至能夠很晚睡覺了。堅持3周吞服了許多藥片和喝掉了許多看上去很奇怪的飲料後,莉斯感覺非常良好,所以她停止了服用類固醇和噴霧治療。

3個月過去了,一切都在逐漸改善,莉斯的健康完全沒有倒退的跡象。她多年以來都沒有這麼強壯,並且散發出全新的生命力。當她訓練和照顧完馬匹回來的時候,我看到了她雙眼中閃現的光芒。她不僅能夠完成馬棚中的工作,甚至不再對乾草、麥芒和塵土過敏。她不再一吃晚飯就瘸著腿爬上床,而是直到半夜十一、二點才去睡。現在輪到我變成最早上床的了。

這是怎麼一回事?我完全目瞪口呆了。如果我沒有親身經歷這一轉變,我是永遠也不會相信的。當一切醫療手段和藥物都無效的時候,難道這些怪異的維生素真的有可能使我的妻子恢復了健康嗎?莉斯不僅兩側肺葉都已從肺炎中康復,而且她的肌肉纖維痛的症狀也得到了戲劇性的改善。由於肌肉纖維痛的確是無藥可治的,那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這到底是上帝製造的奇跡,還是說莉斯最近獲得健康是由於那些——令人可怕的——營養補充呢?作為一個接受過醫學訓練的人,我很自然地做出下列舉動:我決定親自進行自己的臨床實驗。我檢查了自己的醫療記錄,找到了5名病情最嚴重的肌肉纖維痛患者並約他們來我的辦公室。(一位元醫生約見病人——情況真是完全反過來了。)我把莉斯的故事都告訴了他們,並且建議他們考慮補充營養。我告訴每位病人,我不確保這種參考療法真的有效,但是的確值得一試。

典型的肌肉纖維痛患者都是非常絕望的,所以我的5位元實驗物件都非常積極配合。經過大概36個月的一段時間之後,所有這幾位病人都反應說補充維生素以後病情得到了改善。並不是每人都像我妻子那樣戲劇性的地重獲了健康,但是他們都受到了鼓舞,充滿了希望。

這些婦女中有一個病例非常嚴重。她曾經向梅約醫院(Mayo Clinic)和其他兩家疼痛專科醫院尋求救助,但是由於肌肉纖維痛的確沒有有效的醫療手段,所以她無法得到根本性的解脫。一年以前,病痛給她帶來的折磨曾使她企圖自殺。現在,在服用了這些維生素以後,她給我家打了一個電話並在答錄機上留了一個口訊。她在說話的時候明顯是淚如雨下的:斯全德大夫,感謝你拯救了我的生命。

每個醫生都喜歡聽到這種話。但是,在這些病人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呢?因為我知道僅僅對5名病人進行的初步研究不足以對營養補充做出科學的判斷,所以我需要進行更深入的研究。

 

 

【我對營養學的研究】

 


一周之後,當我在書店流覽的時候,我發現了肯尼斯-庫珀(Kenneth Cooper)醫生寫的一本書,書名是《抗氧化的革命》(The Antioxidant Revolution)(Thomas Nelson,1994)。由於我一直景仰庫珀醫生在有氧運動和預防藥物方面的權威,我對他在抗氧化方面的觀點很感興趣。庫珀醫生解釋了一種被稱為氧化壓力的過程,他認為這就是慢性退行性疾病的根源——這類疾病實際上是困擾著當今人類社會的最大問題之一。我貪婪地閱讀了整本書。

我們都知道氧氣是生命的要素。但是氧氣對我們的生存也有著與生俱來的危險。這就是所謂的氧氣悖論。科學研究已經證明氧氣壓力,或稱由自由基導致的細胞破壞,是超過70種慢性疾病的根本原因。誘發冠心病、癌症、中風、關節炎、多發性硬化症、阿滋海默症和視網膜黃斑變性等疾病的原因,與鋼鐵生銹和切開蘋果變黃的原因是一樣的。

的確如此:我們的身體內部確實是在不斷的被銹蝕。我所提到的所有這些慢性退行性疾病都是由於氧氣的毒性作用直接導致的。實際上,氧化壓力就是老化過程背後的主要原因。除此以外,我們的身體還在不斷地承受著來自空氣、食物和水源的污染。如果我們不抵消這些過程,其結果就是細胞的退化,並且最終誘發疾病。所以本書揭示的真理對我們的健康非常重要。

得知我們的身體是如何不斷的遭受著氧氣壓力的侵蝕後,我對慢性退行性疾病的看法發生了戲劇性的改變。例如,由於氧化壓力的確可以造成細胞DNA核變異,那麼它很可能就是癌症的罪魁禍首。這使得通過抗氧化預防癌症的可能性大大提高。由於氧化壓力還能導致關節炎、多發性硬化症、紅斑狼瘡、視網膜黃斑變性、糖尿病、帕金森氏綜合症、克羅恩氏病等多種疾病,營養補充同樣也可能幫助我們治療和控制這些疾病。

在他的書中,庫珀醫生記錄了在他達拉斯的有氧中心進行的一些研究,研究的目的是找出超負荷訓練綜合症的原因。意外的是,庫珀醫生發現有些過度訓練的運動員最後都出現了嚴重的慢性疾病。他們都表現出一些氧化壓力的症狀,而超負荷訓練綜合症的一些症狀也與那些肌肉纖維痛患者的症狀驚人的相似。

我開始懷疑,氧化壓力是否有可能也是導致肌肉纖維痛的直接原因呢?這是不是我的妻子和我其他幾位病人在服用了高品質的抗氧化劑之後慢慢好轉的原因呢?

這標誌著我對氧氣黑暗面研究的開始。我對庫珀醫生的觀點非常著迷,並且決定檢驗他所列舉的研究。我開始搜集一切我能找到的主流醫學文獻中與氧化壓力有關的內容。

僅在過去一年中,我就查看了超過1300項同行評審(peer-reviewed)的醫學研究,研究內容是營養補充及其對慢性退行性疾病的影響。這些研究採用的是醫生們喜歡的雙盲對照控制法。絕大多數研究結果表明,採用最佳劑量的營養補充可以對病人的健康狀況起到明顯的幫助,而這些最佳計量都是遠遠高出 RDA(每日建議用量)水準的。

 

 

【維生素與你】
一旦瞭解了日常生活中氧化壓力對我們的身體有多少巨大的危害。你就會意識到優化我們自身天然的防禦系統的重要性。你的健康和生活完全取決於它。通過我的研究,我認識到對這些疾病的最堅強的防禦就是我們天生的抗氧化系統和免疫系統。它們比我能開出的任何藥方更為重要。

在把營養補充作為補充藥物而不是可選藥物之後,我對結果進行了研究,並得出了結論。實際上,營養藥物可能是傳統藥物中效果最好的,因為它才是真正的預防藥物。補充營養素並不是為了根治疾病;而是為了促進健康和活力。

在檢查了醫學研究結果之後,我完全相信我的病人中那些服用了高品質營養補充劑的病人健康狀況要優於那些沒有服用的人。雖然病人可能會有特定的健康問題,但是在推薦補充營養時,我並不一定會去醫治那種特定的疾病。我只是讓這位病人按照醫學研究得出的符合健康要求的最佳劑量不補充營養。我把這種保持健康的方法稱為細胞營養(cellular nutrition,它使我們的身體能夠完成任何上帝希望我們去做的事情。

我在這本書裡記錄的個案都摘自我辦公室的病歷。我修改了一些名字以保護病人的隱私,但是其中許多故事裡的病人和朋友們都願意在此與你分享其中的每一個細節。在這些故事裡,你會發現一些真實事例,知道我所介紹的這些重要觀點是如何被他們應用的。

莉斯就是我最好的病例。順便說一下,她的健康狀況仍然非常良好——雖然她嫁給了一個醫生!現在她不再長時間的病痛和臥床,而是過上了完整的夢想的生活。她有足夠的精力去享受做妻子和母親的樂趣。而且她對訓練和展示馬匹的熱愛已不再是期望,而是變成了現實。

想對這些神奇的預防藥物瞭解更多一些的話,繼續讀下去吧。

 

2      活得太短;死的太長


當我們步入21世紀的轉捩點時,醫生和醫學工作者們特別注意到美國和工業化國家的健康和醫療狀況。回顧過去的一個世紀,人類對疾病的戰果是非常顯著的。20世紀初期,人類最主要的死亡原因是傳染病。當時美國四大死亡原因是肺炎、肺結核、白喉和流感,人均壽命只有34歲多點。但是感謝20世紀後半葉抗生素的發明和發展,即使在20世紀80年代愛滋病流行後,由於傳染病而導致的死亡率也得到了大幅度的下降。

步入21世紀之後,我們發現人們主要承受著慢性退行性疾病的困擾,並且往往死於這些疾病。它們包括冠心病、癌症、中風、糖尿病、關節炎、視網膜黃斑變性、白內障、阿滋海默症、帕金森綜合症、多發性硬化症和風濕性關節炎等等。名單遠遠不止這些。

雖然在過去的一個世紀中,美國的人均壽命已經得到大幅度的提高,但是我們的生活品質還是受到這些慢性退行性疾病的嚴重影響。著名的免疫學家和微生物學家麥倫.華斯醫生(Myron Wentz)醫生在他的一次講座中描述到,我們實際上是活的太短;死的太長。溫特茲醫生還幫助我瞭解到氧化壓力對我們健康危害的嚴重性和細胞營養的重要性。

 

 

【敲響警鐘】

 


人均壽命


你希望自己能活多長?讓我們暫時拋開生活品質不談(許多關於壽命的許多調查研究正是這麼做的),先想一下在人均壽命和衛生保健方面,美國與世界上其他工業國家相比情況如何。衡量一個國家醫療保健系統水準最根本的方法之一就是看一下該國的死亡率。

在人均壽命方面,20世紀50年代美國在最發達的 Janet H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