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癌其實是可以預防的

 

 

 

文/邱玉蟬  圖/鄭佳玲

台灣有將近三百萬的B型肝炎帶原者、30萬C型肝炎患者,去年有超過一萬人死於肝病。

 

從國父孫中山、畫家楊三郎、聯合報創辦人王惕吾,到與肝癌奮戰六年的大學生林芳如,肝病儼然成了「國病」。

 

然而這些不幸,有一半都是可以事先預防而避免的…。

 

全台灣大約每六個人就有一人,體內潛伏肝炎病毒,其中300萬名是B型肝炎帶原者,30萬名C型肝炎患者。這些人如果不追蹤治療,有一部份的人可能會在中年以後變成肝硬化、肝癌。

 

糟糕的是,B肝帶原者有三分之二,也就是兩百多萬人,C肝患者有90%(27萬人),並不知道自己身陷險境,直到肝痛求診,已經來不及了。

 

細雨霏霏的週六上午,計程車客人要趕赴喪禮,「肝癌,滿倒楣的,」她說。司機馬上叫起來:「我哥哥明天下午出殯,也是肝癌,啊,沒效啦,六個月就死了。」陰雨的天空似乎更陰沈了……。

 

但是研究與防治肝炎的學者專家說,肝癌其實是可以先下手為強、事先預防的,做好肝炎篩檢與持續追蹤檢查,「倒楣」、「三到六個月就死」之類的感嘆可以逐漸減少。

 

經過多年努力研究、防治與對新生兒注射疫苖,過去16年來一直都是台灣民眾死因第一名的肝癌,今年降為第二名,就是鼓舞人心的明證。

 

下一世代,台灣人將不再活在肝癌的陰影下,因為目前14歲以下的兒童都接種B型肝炎疫苗,使得他們B型肝炎的帶原比率只有2~3%,而B型肝炎正是肝癌的主兇。一想到自己推動的「削減顧客計劃」B型肝炎防治能夠奏效,台大醫院肝炎研究中心主任陳定信感到相當振奮。

 

台灣去年死於肝病約為一萬六百人,相當於鐵達尼號罹難乘客人數的七倍。其中半數是肝癌,另外一半是慢性肝炎與肝硬化。

 

其實,「每年因肝病去世的這一萬多人中,有很多人是無辜枉死的,」許金川說。

 

多數人不知道,即使肝臟已經有一個7~8公分的腫瘤,照樣可以爬山、游泳,一點異狀也看不出來。

 

「一有症狀,儘早就醫」對多數疾病來說或許是正確的,但是對肝病而言,卻不盡然。因為等到出現症狀,肝臟的腫瘤通常都已經長成10公分以上,像木瓜一樣大,往往為時已晚。這也就是為什麼多數肝癌病人求醫時,只剩3~6個月生命的原因。

 

中華民國歷史上,死於肝癌最有名的人物是國父孫中山。民國13年國父抱病由南京北上到天津開會,身體發冷發熱,腹部陣痛,這些都是肝癌末期的症狀,同年年底到北平協和醫院開刀,證實果然是肝硬化與末期肝癌,隔年就與世長辭。國父從發現症狀到辭世只有三個月而已。

 

不只國父,肝癌還奪走副總統陳誠、台灣省議會第一任議長黃朝琴、前國民黨副祕書長鄭心雄、前民進黨籍國代李宗藩、畫家楊三郎、聯合報系董事長王惕吾、歌手薛岳等人的生命。台北市長陳水扁的父親也是因為肝癌去世。稱肝病為「國病」並不為過。

 

預防先從了解起

預防肝癌就要從了解肝臟開始。

 

肝臟有兩大特色:

第一,只有肝表面的包膜(就像剝開橘子可以看到一層白色薄膜)才有神經,肝臟其他部位因為沒有神經,所以除非肝癌侵犯到外層的包膜,否則再大的腫瘤也不會痛。

 

第二,肝臟只要剩正常的五分之一大小,就可以維持正常功能。也就是說等到肝臟被破壞了80%時,才會產生肝功能失調的症狀,例如食慾不振、黃疸等。所以肝炎、肝硬化、肝癌除非是很嚴重或是到了末期,否則不會痛、也沒有症狀。

 

三年前因肝癌去世的林芳如,大學二年級時有一天上體育課,被同學撞到腹部,疼痛不已到醫院檢查,才發現原本應該是柔軟的腹部已經是硬的,肝臟內一個13公分的腫瘤破裂。在此之前,她是一個懷抱著美夢,活潑又健康的少女,絲毫不覺身體有任何異樣,在和肝癌奮戰了六年後,寫下了《我不能死,因為我還沒有找到我的遺囑》一書後,她還是離開了,去世那年才25歲。

 

如果在還沒有症狀之前就發現的肝癌,則治癒率相當高,有50%的人可以活10年以上,也就相當於完全治癒。

 

前監察院長黃尊秋在一次健康檢查的腹部超音波中,發現肝臟有一個類似腫瘤的水泡,經過酒精注射治療後,去年以手術切除。現在他臉色紅潤,每天照常運動、爬山,腳力還勝過年輕人。手術後一年來,黃尊秋的肝臟已經再生了將近80%。

 

但是,目前有機會能夠在「身體看起來還好好的」時候,就發現罹患肝癌,因此救了一命的人,實在是少數。

 

這些不知情的人,往往就是最大的無辜受害者。他們從來不知道自己的肝臟躲著病毒,往往一躲就是20~30年,在裡頭神不知鬼不覺地慢慢繁殖,等到時機成熟,一躍而成為肝癌。

 

要免於自己淪為肝癌的刀下俎,第一步就是要先確定自己是否為B型肝炎帶原者或已經罹患C型肝炎。

 

B行肝炎病毒是罪魁禍首

在台灣,B型肝炎病毒正是造成肝癌最主要的兇手(約佔80%),C型肝炎病毒則是第二號兇手(約佔10~15%)。這些人罹患肝硬化或肝癌的機率是正常人的150倍。「肝炎、肝硬化、肝癌是肝病的三部曲,」台大許金川說。罹患慢性肝炎,接下來可能的變化是肝硬化,然後是肝癌。這是肝病發展的典型模式。但是,目前也已知道並不是每個感染的人都會照這樣的發展。至於誰容易發展成肝硬化、肝癌,科學家們正加緊研究中。

 

什麼人容易感染B型肝炎?母親是B型肝炎帶原者,在生產的過程透過胎盤或產道,把病毒傳染給嬰兒的機率相當高。所以,嬰兒很可能在出生兩三個月後變成B型肝炎帶原者,而且終身帶原,B型肝炎因此能夠一代傳一代,綿延不絕。至於最早的B型肝炎感染源從何來?開啟台灣肝炎研究的和信醫院榮譽院長宋瑞樓,也尚未解開謎題。

 

這些出生就感染B型肝炎病毒的人,和正常小孩一樣健康地成長,由於病毒的潛伏期長,往往直到青壯年,正擔負家庭與社會的重責大任,才發病轉變成肝硬化或肝癌。

 

根據研究成年男性帶原者,如果母親也是帶原者,那麼會有一半的機率死於肝臟疾病,女性則有四分之一的機率死於肝臟疾病。

 

為什麼一出生就已經感染,卻要等到成人才發病呢?台大內科教授陳定信對於這個現象有一精闢的比喻。因為幼兒的免疫系統還沒有完全建立起來,分不出什麼是外來的,什麼是自己的,所以會把早早就侵入的肝炎病毒當成自己人。等到長大成人,免疫系統健全時,才驚覺原來定居在肝細胞數十年的病毒竟然是個敵人,於是展開砲火攻擊,從家裡看到窗外有壞人,就放一門大砲,連房子也打掉了,於是就發生肝細胞壞死,也就是肝炎。

 

這正是B型肝炎病毒陰險,令人恨得牙癢之處。B型肝炎病毒並不直接破壞肝細胞,而是躲在肝細胞裡。人類免疫系統中有一種「細胞毒性T細胞」,為了消滅B型肝炎病毒,不得不連肝細胞一起摧毀。最無辜的當然是肝臟,警察跑到家裡來抓小偷,雖然小偷被打到,但房子也沒了。忠厚、老實的肝臟,就這樣任B型肝炎病毒一而再、再而三地欺負。

 

在台灣,每五個成人就有一個是B型肝炎帶原者(美國是千分之一),除了媽媽傳染給孩子之外,經常輸血或打針的人,也比較容易感染B型肝炎。

 

台灣人特有的打針文化也是肝癌的幫兇。在醫界,大家都知道,病人來看病,如果不為他打一針,可能這個病人就再也不來了。過去醫療環境不佳,打針針頭甚至沒換,只用酒精棉擦一下就重複給下一個病人使用。B型肝炎病毒因此針針相傳。

 

C型肝炎針針相傳

針針相傳的不止B型肝炎病毒,也包括C型和D型肝炎病毒。

 

根據衛生署委託的研究發現,台灣西部有某些村的村民C型肝炎罹患率高達44%以上。後來才發現因為民眾經常前往打點滴的診所和藥房,為了省錢,整套注射器具很少更換,而引起全村的大感染。

 

山地部落沒有醫護人員,醫療環境不佳,醫療器具、針頭消毒不完全,C型肝炎的感染率也較高。

 

因為C型肝炎病毒在血液中的量很少,所以不易經由母親的胎盤或產道傳染給嬰兒,必須透過輸血或注射直接感染。台灣在民國81年開始對捐血血液篩檢C型肝炎病毒,在此之前曾經輸過血的人約有15~20%的人可能感染C型肝炎病毒。

 

前不久才喜獲麟兒的東帝士集團董事長陳由豪,就是在年輕時因為腎病住院打針,而感染了C型肝炎,從此展開和C型肝炎的長期抗戰。在27年後終於大獲全勝,把C型肝炎病毒轟出去。

 

毅成建設總經理王啟元的妻子胡慕潔就沒有這麼幸運。她每年都做全身健康檢查,肝功能都正常,然而健康檢查項目中並未包括C型肝炎的篩檢。所以她一直都不知道自己早在六歲那年就因為燙傷住院感染了C型肝炎。去年,她因C型肝炎病毒引起的肝癌去世,才46歲。不論識與不識者,看到照片上高雅甜美笑盈盈的胡慕潔就這樣枉死,莫不感到悵然,遑論她的家人。

 

如果已經有B型肝炎帶原或是C型肝炎的人怎麼辦?中研院院士陳定信說,帶原者的情況很複雜,從沒病(健康帶原者)到有病,可能完全沒有症狀,因此一定要檢查。了解肝臟現在的狀況──只是發炎?或是已經硬化?還是長出腫瘤?若是發炎,則必須視情況接受治療。

 

肝臟好不好,檢查才知道

 

肝臟沒有神經,多數的肝病病人不會感到疼痛,也沒有其他症狀,所以肝臟好不好要靠檢查才知道。定期檢查就像是保全系統的監測一樣重要。

 

看過太多肝癌病人一來求醫就是末期,一家人哭哭啼啼,許金川相當感慨地說,悲劇是可以避免的,只要定期監測肝臟狀況。

 

但是,一般人抱持的態度多半是「我不會那麼倒楣吧!」就好像生活在台北的人都知道小偷很多,但是反正自己不曾遭小偷,就置之不理。「但是如果以保全系統監控,可以把小偷作案機率減到最低,」許金川比喻。

 

藥學系畢業的先生本身是B型肝炎帶原者,雖然有醫學知識,但是27歲的他,仗恃年輕力壯,自信健康不會有大問題,所以並沒有定期追蹤。只是拗不過女友的要求,參加「肝炎防治基金會」所舉辦的篩檢,卻意外發現血中「α胎兒蛋白數值」很高(肝癌的可能徵兆之一),緊接著進一步的血管攝影與電腦斷層檢查,確定是兩公分的肝癌。在去年4月手術後,除了身上多了刀疤外,一切如常。家人在他的鼓吹下,都做了檢查,結果發現全家都是B型肝炎帶原者,所幸目前肝臟檢查都正常。

 

肝功能正常,不代表沒有肝病

 

定期追蹤腫瘤的蛛絲馬跡固然重要,方法也要正確,才能在肝癌小如花生米時,用酒精注射、栓塞餓死或是手術割除。

 

B型肝炎帶原者、C型肝炎、慢性肝炎(肝臟酵素GOT、GPT檢測值連續半年不正常)、肝硬化、家族中有人罹患肝癌者,都是肝癌的危險群。這些人應該每半年追蹤一次肝臟的狀況。

 

此外,到醫院定期檢查要記得兩件事:

 

1.找肝膽或腸胃專科醫師。現在醫學分工很細,不是每個醫生都懂得肝病,所以一定要找專科醫師。

2.檢查項目最好要包括三項:肝功能檢查、血中α胎兒蛋白、腹部超音波。

 

這三項檢查到底可以檢查出什麼?

 

一、肝功能檢查

肝功能檢查可以看出肝臟是否正在發炎,但是不能及早顯示是否有肝硬化或肝癌,更不能檢驗出是否感染各種肝炎病毒。

 

肝功能檢查,是指抽血檢查肝細胞內的酵素(即GOT、GPT)。正常值會因各家醫院的標準值而有異,不過一般都在40單位以下。

 

這兩個數據只能代表抽血那時之前,肝細胞有沒有發炎、壞死。肝細胞若壞死,這些原先存在於肝細胞內的酵素,就會跑到血液中,因此檢測值就會升高。

 

宋瑞樓認為,GOT、GPT更應該稱為肝細胞壞死指數才對。GOT、GPT並不能做為肝功能好壞的唯一指標。

 

在醫院門診裡,很多病人一聽到癌症末期,最無法接受的是「我每年做肝功能檢查都正常,怎麼會?」但「即使是已經罹患肝硬化或是肝癌,這些檢查還是可能正常,所以只有肝功能檢查是不夠的,」許金川說。

 

「如果還有明天」演唱者歌手薛岳,本身是B型肝炎帶原者,在台灣檢查時他的肝功能正常。不久到大陸演唱,腹痛求醫,卻已經是肝癌末期了。

 

目前全民健保提供40歲以上的人所做的健康檢查,雖然包括肝功能檢查,但是並不能檢驗出是否有B型與C型肝炎,甚至肝硬化、肝癌等肝病。很多人卻不了解這一點,以為肝功能檢查正常,就可以安心。宋瑞樓和陳定信曾經努力爭取把B型肝炎抗原檢查包括在健保的健康檢查項目內,可惜未被採納。

 

要徹底篩檢出早期的肝癌,除了肝功能檢查外,還要再做血中α胎兒蛋白與腹部超音波檢查才可以。

 

二、血中α胎兒蛋白(AFP)

抽血檢查血中α胎兒蛋白,也是在早期就抓出肝癌的好方法之一,正常值小於20ng/ml(每個檢驗單位的正常值會略有差異)。

 

α胎兒蛋白只在胎兒時期分泌,出生後就消失。但是肝癌病人不知道為什麼又開啟這種分泌功能,所以α胎兒蛋白值會升高。如果血中α胎兒蛋白無緣無故超過400ng/ml以上時,約有95%可以確定是肝癌。不過約三分之一的小型肝癌病人,α胎兒蛋白值正常,所以也不能只靠它來診斷肝癌,必須再加上腹部超音波,才能早期診斷。

 

三、腹部超音波

超音波檢查不痛,時間又短,就像是醫生的第二個聽診器,可以透視肝臟和其他腹部器官。肝硬化與肝癌都可以藉由腹部超音波檢查出來。

 

一公分大小的肝癌就可以藉由超音波檢查出來。一般來說,肝癌從一公分長到三公分,最快約需4~6個月左右。所以如果第一次做超音波沒看到肝癌的話,4~6個月後再照一次,肝癌應該還在三公分以下,治療的效果應該不錯。這是肝癌危險群必須4~6個月做一次超音波檢查的原因。

 

台灣人的頭號敵人──肝癌,在醫生眼中其實也不是完全束手無措,只要在還沒有感覺到它的存在時,就先逮住它,加以制裁,就有痊癒的機會。

 

所以,愛肝的第一步不是去買「顧肝」的藥吃,而是去篩檢,了解它是否正在受苦?肝炎病毒是否欺負它?只要定期檢查,及早緝兇,肝癌不會是絕症。

 

諮詢單位:

肝病防治基金會:電話(02)2382-5234;網站:http://www.liver.mc.ntu.edu.tw/

德桃癌症關懷基金會:電話(02)8773-1261;網站:http://www.cancercaring.org.tw/

台灣癌症臨床研究發展基金會:電話(02)2875-7629;網站:http://www.vghtpe.gov.tw/~tcfund

台灣癌症基金會:電話(02)2396-8006;網站:http://www.fcf.org.tw/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Common Health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 康健雜誌版權所有

 

 

 

 

 

Janet H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